阿骴

暴风哭泣!!

ModestBreeze:

summary:一个童话





碎碎念:

这次!!试着节奏慢一点然后简单一点……!!!!我觉得简陋倒是有做到啊哈哈哈哈哈(棒笑)完全暴露自己只会用黄蓝的事实啊哈哈(

给十三看概念的时候有说,想要讲的是一个童话、一首小诗,一颗星星掉进了眼睛里、最后留在了心里。有化用给她本子封面的一个废稿,用了在宇宙中相遇这个主题

然后有致敬月之暗面cover啊哈哈哈!!!

这是一个智商问题:

 


GLAZ跟fuze的也已经补完了,决定还是放在一起整合,进攻组的资料在后面,比游戏里的详细那么一点,错误估计有很多,欢迎补充!!!


 


 


防守组


------------------


kapkan是25岁入的阿尔法


机枪哥是23岁入的阿尔法


kapkan1979那出身在弗拉基米尔州的科夫罗夫,距离莫斯科不远,1997年入伍【设他18岁入伍】然后去了涅涅茨自治区的纳里扬马尔,后面做了大概五年,2002年的时候调去了北奥塞梯的别斯兰做了两年发生了别斯兰事件,并且估计是在这件事情后得到了升迁来到了阿尔法,我说25岁入阿尔法是设他假如是别斯兰解决后就调去了阿尔法。


tachanka1967年出身在列宁格勒州的圣彼得堡,1985年18岁入伍并立刻投入了阿富汗战争在1990年左右调进阿尔法,时值23岁,随后他也没闲下,1992年左右年苏联解体后立刻被调往车臣战争打到了2002年,时值34岁,在37岁时kapkan被调入阿尔法,休息了6年在40岁左右的时候格鲁吉亚战争打响,这场战争有glaz的参与,他相关经验里写的南奥塞梯冲突就是跟格鲁吉亚战争息息相关,但这是他的故事,以后再讲,在打完这场战役后tachanka终于可以安静的吃军粮逛黑网了。


------------------
说完了,来谈我个人想的一点闲的
kapkan两次任事全部都是偏远地区,我估计他或许人缘是真的不好,其实在纳里扬马尔冷是冷但事情也不多,而且可以去打打猎,结果调去了别斯兰,恐怖分子涌动的地方,太惨了,不过kapkan也是真的很聪明很幸运,在年轻的时候没去打车臣战争【那场战争很惨烈】遇见的最大的战场也就是别斯兰,但他还是安然的幸存下来了。当时阿尔法特种部队也参与了别斯兰不过看起来机枪哥并没有参与,而当时的kapkan为什么说他幸运,其实要说到他当时甚至还不是阿尔法的人,就是别斯兰普通警察,或许就是因为这份机智所以被阿尔法看上了吧【而且也确实是老兵了】,他在家里排老大,并且名字的意思是伟大的,也可以看出来其实父母也对他寄予厚望,但家庭情况可能实在不行。


tachanka出身是红军家庭,我怀疑他的父母是列宁格勒保卫战的幸存者,让孩子18岁就参军的父母还不是很多,毕竟当时有一句笑话叫做:如果你不好好读书我就送去你打阿富汗,当时苏联的家长还是很想让孩子上大学,但是如果是这场战役的幸存者,那就很可能了,何况父母还是军官,我说的是父母是军官也是因为如果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受那次战争影响而入伍的几率很大,当然也是本人猜测啦,只是父亲或者母亲是军官也是很可能的,这些猜测主要是根据出生地跟机枪哥的名字有关【亚历山德,意思是保卫者,不知道是不是有点暗示保卫列宁格勒的意思】
以及机枪哥很有可能是关系户,父母是军官【苏联军官待遇挺好的,看机枪哥那独特的兴趣爱好,普通家庭那有机会让他接触那些玩意,虽然自己接触的也很可能】而且可能地位还并不低,在入侵阿富汗战争说不定还是第一批撤离的,这么年轻就进入阿尔法也很有可能是因为父母暗中帮忙的原因【毕竟打阿富汗的时候已经是第三阶段都要撤退投降签订协议了了,很可能就是让他去混一下,车臣里活下去才是机枪哥真正的强】。当然机枪哥本身也很有能力,不过看那大爷一样的性格,介绍里面的那句叛逆还有说他以前人际关系不好,我觉得估计年轻时也是在家里父亲被打大还不服输进军队了还继续横的独生子了。


ps,地图中间画圈的是kapkan的故乡,上面边终点是第一次去的地方,下面是第二次的,家乡路远,大侠珍重jpg


 


 


 


 


进攻组


-----------------------------


 


 


 


 


GLAZ在1987年出生于滨海边疆区的海参崴(符拉迪沃斯托克)的运输工人家庭(父亲在运输公司工作),他在高中时期主修艺术(绘画)却在2004年也就是17岁时被北奥塞梯的别斯兰人质事件(当时的kapkan作为当地警察参与这起事件)所激发转至青年近卫军,在高中毕业后在2004年左右进入了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的伯力(哈巴罗夫斯克)军事指挥官培训学院就读(相当于大学本科,学制一般四年),到21岁也就是2008年毕业分配到俄罗斯联邦地面部队同年参与了南奥塞梯战争,(也可以叫做格鲁吉亚战争又叫格俄战争,tachanka参与这次战场)在这之后选入了阿尔法特种部队中的45特战团(近卫独立空降兵第45特战团)


 


 


FUZE在1982出生于乌兹别克的撒马尔罕(在解体前还属于苏联,在解体后彻底独立)的军人家庭,在苏联解体前不久大概是1991年他七、八岁左右移民到俄罗斯(或许是搬到了莫斯科),在2000成年后(设他成年就入伍)他跟随父亲的脚步加入军队,进入第27机动步枪旅,还因为对科技的灵敏度得到了莫斯科附近阿拉比诺武器测试工作,还参与过未来士兵武器试验旅,还选入了格鲁乌特种部队(俄罗斯总参谋军事情报总局,是俄罗斯军队情报的主要来源)


 


闲谈时间:


Glaz的维科资料里有写他的右眼在操作视频里有受了伤的痕迹但是好像并不影响视力,glaz的意思是“眼睛”这正好跟他的枪法相照应(盲人射击(不))。


而且他的姓是glazkov,意思是钢铁之眼,非常的中二,而且他的名字也是从蒙古那边传过来的,没错,正确的中文翻译应该是叫帖木儿,说不定glaz的家族里确实是有蒙古的血统,不过俄罗斯以前本来就跟蒙古通婚过。


育碧做glaz的人设其实bug还算多,刚毕业就打了南奥塞梯,训练上写的45特战团我搜了半天,发现阿尔法里面没有这么个45特战团啊,后面去查南奥塞梯的资料的时候看见个空降兵第45特战团,正好参与了这场战争,并且有损伤,glaz说不定就是进的这个45特战团。


部队座右铭还是挺霸气的:最强者才能胜出。


但bug又出来了,glaz上的是指挥官学院(虽然学校并不出名),出来发的也是这个指挥官证书怎么进这个团,但想想阿尔法部队的人都有可以当空降兵身体,通过的体检后面再训练也是可以的嘛。虽然我怀疑就是南奥塞梯战争让glaz的眼睛受了伤,但也因45特战损伤了人手的祸得福进入了特种部队。


【所以其实从地面部队后面的我写的大部分是猜测!!!!】


 


 


Fuze的bug说多不多,懒的刚刚好,他的资料我找了半天,全都是没什么资料没什么泄密的,他的小时候是个动荡年代,苏联解体、阿富汗战争在打,家庭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搬到俄罗斯的,但还好他成年后还算和平,不知道算是幸运还是不幸,毕竟他没经历过冷战时期的黄金岁月,但却经过了苏联解体这种最不堪的时期。Fuze我还感觉他挺尊敬自己的父亲的毕竟资料上那个跟随父亲的脚步用的令我这么感觉,三大妈上有一篇分析科普我挺赞同的【只是大部分赞同,有些地方还是不那么认为的】,但他fuze那一篇写的实在详细,说fuze对工匠技术感兴趣是因为耳濡目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而他粗暴的言行举止也很可能是家庭影响的原因,那篇科普分析FUZE篇实在写的太好,我就不多说了,以后我在下面放链接。


以及格鲁乌百度百科上有追杀车臣匪首故事也十分的有意思,推荐去看。


下面是一些资料,有些的没保存就懒得放链接了


 


强烈推荐:三大妈的毛组科普地址:http://www.3dmgame.com/gl/201512/3538353_3.html


 


近卫独立空降兵45特战团详情: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30b5a90100t9n3.html


 


关于几位苏联时期毛子家庭经济情况的参考,不包括glaz的家庭


http://bbs.tiexue.net/post_12555980_1.html


R6S问卷 讨厌的两格画得相当潦草我错了_(:з」∠)_

唔…我想象中的Fuze的长相?

人止人:

狮院夹子画完啦!

书脊上画了学院沙漏

买的平笔洇的超厉害吓死了😂字写的老丑,画其他学院的时候注意一下下

下一个画画蛇院!

【米Flo米】呼哇呼哇轻飘飘

S.:

呼哇呼哇轻飘飘








文/S_




CP:Mikelangelo Loconte/Florent Mothe/Mikelangelo Loconte




Rating:PG-13




Attention:起因是在B站扒混剪的时候,意外看到有个天使姑娘拿这首日式少女恋爱烦恼小情歌剪了个Miflo,难以预料的竟然看得我躁动难安(?)再加上最近云吸法扎扒repo看到一堆糖叭,最后就有了这个鸡血之下的辣鸡恋爱爽文(???)




都是自己的粉红辣鸡恋爱脑滤镜,很沙雕很辣鸡!所以!




O!O!C!特大写加粗下划线的O!O!C!






日系少女恋爱烦恼BGM  点我食用,风味更佳(???)










正文




Florent趴在床上,两只手肘撑在枕头上,侧着脑袋皱着眉看着旁边还在睡觉,头发乱七八糟散着,被子被扯到只勉强盖到腰部的Mikele。Florent一边很认真地给他扯着被子一边开始很认真地思考,他们到底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种你给我扯个被子,我给你垫个枕头的奇妙关系的。




认真讲,Mikele其实不完全是Florent会喜欢的那种类型。虽然他完全喜欢Mikele的头发,不管是金的还是棕的,也完全愿意为Mikele的歌声高举双手发出尖叫鸡那样丢形象的打call,混在间奏里在内心疯狂大喊我爱你——!成为他的那种所有社交网络名称全部写满爱意的特大写加粗加下划线的那种头号脑残粉。但一开始完全,完全不是这样。




Florent干脆从趴着变成了面对着Mikele的方向盘腿坐着,满脸深沉地望着自己尚在沉睡中的男朋友,表情严峻的开始掰手指回忆他们刚认识的时候。




那大概是〇九啊不——〇八年时候的事儿了。那个时候Florent Mothe先生的择偶标准还维持在比Loconte先生的身高更高一点的那条线上,所以就这一点而言,Mikele当时连线都没够着——垫脚都够不着。而见到第一面更是稀奇古怪,Florent去参加MOR的面试,在海量的面试人选里,就只注意到了Mikele这一个小疯子,当时Florent就光看着他表情莫名地东走走西转转,完全一副找不到厕所的模样。




Florent看着他,就感觉他看上去肯定脾气怪怪的。而且他又完全不比他高,这种男生Mothe先生本来是不太感冒的。




可之后,之后和他聊起来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和Mikele聊完之后,Florent感觉自己就像在五星级高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浴缸里泡了一个足以打满分的一小时泡泡浴。自己的身心仿佛得到了洗刷,洗净世事铅华,阅尽世上男女,从此择偶标准就只剩下Mikelangelo Loconte独此一家!




Mikele笑起来的样子就像个孩子,笑起来眼睛会连带着那些亮闪闪的金色亮片也一起闪闪闪,晃眼得要命,在Florent眼里无疑于罩了几百层聚光灯和滤镜的星星。一见钟情这种桥段其实老套得要命,可他就是上了这个套他能怎么办呢,他也很绝望啊。他就是克制不住在Mikele眯着眼睛冲他笑,掐着嗓子软软乎乎喊他名字,甚至是恶作剧的找他藏起来的蜂蜜茶和小蛋糕偷吃的时候,心脏砰砰砰的直跳,让胃里那头鹿快要撞死。




Mikele真的很难让人不动心!




Florent咬着指甲苦恼地想着。你看,就连他睡觉睡成乱七八糟的一团,脱发脱得黏在枕头上到处都是的样子,也好看。上帝真是不公平,尽管是这样的Mikele,Florent绝望地发现自己还是想俯下身好好的亲亲他,让他不要再该死的睡觉了!理理他这个睡醒之后无聊的快要跑出去浇花的男朋友!




但是他没有那么做,他还是盘着腿撑着脑袋看Mikele睡觉。




尽管这真的很无聊,但Mikele还是很好看的。带妆好看,素颜也还是好看的那种好看。




演MOR演了也有这么久了,但Florent始终还是没习惯日常带个大烟熏出街。在这一点上完全不像自己的男朋友,仿佛丢了化妆包会死。随便一提,那个包沉得跟塞了几块板砖进去一样,却完全不比板砖坚强,反而万分脆弱,脆弱到Florent平常完全不会去碰生怕它哪天摔地上的脆弱。Mikele会为了自己摔了他一块眼影盘而和他分手的,绝对会的。Florent在这一点上跟迷信一样的深信不疑。




关于化妆这一点,从他们刚刚认识那会儿,Florent就完全知道了。他知道了Mikele会跟小女生一样在上街之前,从可能是凌晨几点钟才窝进去完全还没捂热的被子里艰难地爬出来,然后对着镜子乱七八糟涂涂抹抹,根据今日心情决定眼影盘,高兴就抹点金的,不高兴就抹得跟黑洞似的。这很大一定程度上的方便了Florent根据今天一整天的天气、气温等等综合性元素来推断Mikele昨晚或者说今天早上是几点上床睡的觉,又是几点被迫或自愿从床上爬起来的。




要说Florent觉得这样的Mikele很可爱,很少女,也很傻。傻到把什么都写脸上,还反过来嘲笑他的傻兮兮和少女心。




但,唯独关于喜欢他这一点,Mikele算是完全把它窝心里了,脸上一点没写。非要让Florent自己胡思乱想地猜来猜去。




他们在台上台下亲亲抱抱,飞吻乱丢。可那个时候Florent分不清究竟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那个时候要Florent来说的话,Mikelangelo Loconte先生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混蛋。他撩他,是真的在用力撩,可也仅仅只是在撩而已,再多一步就都没了。Florent经常会想,他怎么能这样呢,不娶何撩啊???撩出病来谁负责灭火啊???经常胸口纠结得要死要活,好啦,这下他把事情搞大了,他是真的喜欢上他了。喜欢上了一个喜欢乱七八糟无差别飞吻心心攻击的闪着光的混蛋。




Mikele真的很难,让人,不动心——!!!




很长一段时间这句话都在Mothe先生脑袋里的LED屏上用最大最闪的字体循环播放着。




讲真,如果你一开始就是这种会无差别疯狂使用亲吻攻击的意大利小甜心血统的话,这种事情从一开始就讲清楚不应该是基本礼貌吗?




Florent恨啊,可怎么办呢,他还是喜欢他。




是那种,会心甘情愿帮他收拾乱糟糟掉发和化妆包的那种喜欢了。




Florent叹了口气从床上下了地,回忆他和Mikele的情史并不能帮助他填报自己的肚子,他必须去给他们两个搞点吃的。他套上了自己的毛衣,围巾,和那件穿过很多年的驼色大衣捏着房卡小小声地溜出了酒店房间。




走在凄风苦雨的路上时他还是没忍住回忆起了他那次糟糕透顶的表白。




是的,他最终还是提起勇气准备和Mikele表白,赌上他下半辈子所有的勇气和男子气概。




Florent先是拽着Mikele聊了好半天的甜食来烘托气氛,随后自然而然的就提议要出去吃饭,Mikele几乎一秒钟就答应了。Florent之后火速冲回了家敞开衣柜钻进去就是一通乱扯,他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太过正式又太过随便,再试完几万件衣服之后他还是换回了第一件。然后捏着钥匙手机紧张兮兮出门。




而Mikele,Mikele看起来还是和他任何时候一样,又和他任何时候都不一样。穿着一件有绣花的宽大夹克,全身上下甜兮兮地抱着手机倚着墙靠在自助餐厅门口等他。Florent觉得自己脑子里轻飘飘的,只想冲上去紧紧地抓着Mikele的手,紧紧抱着他,紧紧抓着他的头发,狠狠地吻他。吻得严丝合缝,一丝不苟。




但他只能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忐忑不安地挪过去和他打招呼,然后和他保持一个属于朋友的友好距离进入餐厅。




在自助餐厅排队取菜的时候,两个人随便的聊着天。Florent自从近距离看到Mikele的脸之后就几乎习惯性的开始犯傻,倒不出词。




说点什么啊!Florent Mothe!你可是预支了你剩下半辈子的男子气概那么多啊!他胃里那只快撞死的鹿又开始垂死挣扎地扑腾。




“Mikele。”Florent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横竖反正就这么一刀了吧,他决定赌一把。




“嗯?”Mikele从眼前的那盘小蛋糕里抬起头,看着对面突然严肃地过分的大男孩,又后怕的加了一句,“你不要告诉我这蛋糕吃了会食物中毒哦???”




什么玩意???Florent也低头看了一眼已经被自己干掉半块的蛋糕,然后晃了晃脑袋,努力再次认真起来。“Mikele,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然后经过并不十分漫长的等待之后他得到了答复。




“我以为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啊。”Mikele轻飘飘地说,然后又漫不经心地叉了一块蛋糕,一边放在嘴里嚼一边看着对面一脸懵逼的Florent。




“可是……可是我们完全没有表过白啊???”Florent满脑子浆糊。




“我在台上台下说过那么多次我爱你,你全忘了?”这让Mikele开始严肃了起来,他把两个人的蛋糕盘子推到一边,严肃地双手合十放在桌上眼睛开始和Florent对视。




“……你那难道是认真的吗?”Florent满脸见鬼。




“我当然是认真的啊,我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很严肃认真。”Mikele答。




“那你……撩那么多人???”Florent垂死挣扎。




“我是个意大利人。”Mikele继续答。




……这好像是一条难以反驳的话。Florent开始有那么一点点绝望了。




“那……我现在可以亲你吗?”Florent小心翼翼地说。




Mikele明晃晃地笑了,然后他倾过身子,把自己甜兮兮的嘴唇贴在了Florent黏糊糊的嘴唇上。Florent就此得到了一个充满奶油蛋糕味的,严丝合缝的,一丝不苟的吻。




这就是他所能回忆起的关于表白的所有糟心事儿。Florent一边想一边腾出手掏房卡。




等Florent再次带着所有的食物拉开酒店房间大门的时候,他得到了一个半坐在被子窝里,眼睛半睁半闭恍恍惚惚的男朋友。




“Flo……”Mikele哑着嗓子含含糊糊地喊。




“感冒没好就别这么坐着,你晚上还想不想演了?”Florent放下东西走过去,半坐在床上跟早上他还没醒时一样给他拽了拽被子。




“想。”他又黏黏糊糊地蹭过来,跟只小动物一样把睡得毛乎乎暖烘烘的脑袋往Florent怀里蹭,“我这次保证记得带包。”




“是,”Florent笑着回答,“在巴黎街头和人强行握手还遭拒,这种操作太令人尴尬了。”




“那你要不,忘记带个刀来陪我?”




“……不。”




“要尴尬大家一起尴尬嘛。一家人就是要齐齐整整。”




“……我拒绝。”




“来嘛——”




Florent Mothe先生最后忍无可忍地用一个吻封住了这个教唆他制造舞台事故的小恶魔的嘴。




但他还是喜欢他,不管他是混蛋也好,恶魔也好。




他都带着自己的整个轻飘飘的大脑和整颗沉甸甸的心脏,来爱他。








-Fin-




最后!


到底是哪个天使剪的!有人认领吗!剪B站AV号16115018的姑娘!我想夸夸她!非常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