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骴

【米Flo米】呼哇呼哇轻飘飘

S.:

呼哇呼哇轻飘飘








文/S_




CP:Mikelangelo Loconte/Florent Mothe/Mikelangelo Loconte




Rating:PG-13




Attention:起因是在B站扒混剪的时候,意外看到有个天使姑娘拿这首日式少女恋爱烦恼小情歌剪了个Miflo,难以预料的竟然看得我躁动难安(?)再加上最近云吸法扎扒repo看到一堆糖叭,最后就有了这个鸡血之下的辣鸡恋爱爽文(???)




都是自己的粉红辣鸡恋爱脑滤镜,很沙雕很辣鸡!所以!




O!O!C!特大写加粗下划线的O!O!C!






日系少女恋爱烦恼BGM  点我食用,风味更佳(???)










正文




Florent趴在床上,两只手肘撑在枕头上,侧着脑袋皱着眉看着旁边还在睡觉,头发乱七八糟散着,被子被扯到只勉强盖到腰部的Mikele。Florent一边很认真地给他扯着被子一边开始很认真地思考,他们到底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种你给我扯个被子,我给你垫个枕头的奇妙关系的。




认真讲,Mikele其实不完全是Florent会喜欢的那种类型。虽然他完全喜欢Mikele的头发,不管是金的还是棕的,也完全愿意为Mikele的歌声高举双手发出尖叫鸡那样丢形象的打call,混在间奏里在内心疯狂大喊我爱你——!成为他的那种所有社交网络名称全部写满爱意的特大写加粗加下划线的那种头号脑残粉。但一开始完全,完全不是这样。




Florent干脆从趴着变成了面对着Mikele的方向盘腿坐着,满脸深沉地望着自己尚在沉睡中的男朋友,表情严峻的开始掰手指回忆他们刚认识的时候。




那大概是〇九啊不——〇八年时候的事儿了。那个时候Florent Mothe先生的择偶标准还维持在比Loconte先生的身高更高一点的那条线上,所以就这一点而言,Mikele当时连线都没够着——垫脚都够不着。而见到第一面更是稀奇古怪,Florent去参加MOR的面试,在海量的面试人选里,就只注意到了Mikele这一个小疯子,当时Florent就光看着他表情莫名地东走走西转转,完全一副找不到厕所的模样。




Florent看着他,就感觉他看上去肯定脾气怪怪的。而且他又完全不比他高,这种男生Mothe先生本来是不太感冒的。




可之后,之后和他聊起来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和Mikele聊完之后,Florent感觉自己就像在五星级高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浴缸里泡了一个足以打满分的一小时泡泡浴。自己的身心仿佛得到了洗刷,洗净世事铅华,阅尽世上男女,从此择偶标准就只剩下Mikelangelo Loconte独此一家!




Mikele笑起来的样子就像个孩子,笑起来眼睛会连带着那些亮闪闪的金色亮片也一起闪闪闪,晃眼得要命,在Florent眼里无疑于罩了几百层聚光灯和滤镜的星星。一见钟情这种桥段其实老套得要命,可他就是上了这个套他能怎么办呢,他也很绝望啊。他就是克制不住在Mikele眯着眼睛冲他笑,掐着嗓子软软乎乎喊他名字,甚至是恶作剧的找他藏起来的蜂蜜茶和小蛋糕偷吃的时候,心脏砰砰砰的直跳,让胃里那头鹿快要撞死。




Mikele真的很难让人不动心!




Florent咬着指甲苦恼地想着。你看,就连他睡觉睡成乱七八糟的一团,脱发脱得黏在枕头上到处都是的样子,也好看。上帝真是不公平,尽管是这样的Mikele,Florent绝望地发现自己还是想俯下身好好的亲亲他,让他不要再该死的睡觉了!理理他这个睡醒之后无聊的快要跑出去浇花的男朋友!




但是他没有那么做,他还是盘着腿撑着脑袋看Mikele睡觉。




尽管这真的很无聊,但Mikele还是很好看的。带妆好看,素颜也还是好看的那种好看。




演MOR演了也有这么久了,但Florent始终还是没习惯日常带个大烟熏出街。在这一点上完全不像自己的男朋友,仿佛丢了化妆包会死。随便一提,那个包沉得跟塞了几块板砖进去一样,却完全不比板砖坚强,反而万分脆弱,脆弱到Florent平常完全不会去碰生怕它哪天摔地上的脆弱。Mikele会为了自己摔了他一块眼影盘而和他分手的,绝对会的。Florent在这一点上跟迷信一样的深信不疑。




关于化妆这一点,从他们刚刚认识那会儿,Florent就完全知道了。他知道了Mikele会跟小女生一样在上街之前,从可能是凌晨几点钟才窝进去完全还没捂热的被子里艰难地爬出来,然后对着镜子乱七八糟涂涂抹抹,根据今日心情决定眼影盘,高兴就抹点金的,不高兴就抹得跟黑洞似的。这很大一定程度上的方便了Florent根据今天一整天的天气、气温等等综合性元素来推断Mikele昨晚或者说今天早上是几点上床睡的觉,又是几点被迫或自愿从床上爬起来的。




要说Florent觉得这样的Mikele很可爱,很少女,也很傻。傻到把什么都写脸上,还反过来嘲笑他的傻兮兮和少女心。




但,唯独关于喜欢他这一点,Mikele算是完全把它窝心里了,脸上一点没写。非要让Florent自己胡思乱想地猜来猜去。




他们在台上台下亲亲抱抱,飞吻乱丢。可那个时候Florent分不清究竟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那个时候要Florent来说的话,Mikelangelo Loconte先生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混蛋。他撩他,是真的在用力撩,可也仅仅只是在撩而已,再多一步就都没了。Florent经常会想,他怎么能这样呢,不娶何撩啊???撩出病来谁负责灭火啊???经常胸口纠结得要死要活,好啦,这下他把事情搞大了,他是真的喜欢上他了。喜欢上了一个喜欢乱七八糟无差别飞吻心心攻击的闪着光的混蛋。




Mikele真的很难,让人,不动心——!!!




很长一段时间这句话都在Mothe先生脑袋里的LED屏上用最大最闪的字体循环播放着。




讲真,如果你一开始就是这种会无差别疯狂使用亲吻攻击的意大利小甜心血统的话,这种事情从一开始就讲清楚不应该是基本礼貌吗?




Florent恨啊,可怎么办呢,他还是喜欢他。




是那种,会心甘情愿帮他收拾乱糟糟掉发和化妆包的那种喜欢了。




Florent叹了口气从床上下了地,回忆他和Mikele的情史并不能帮助他填报自己的肚子,他必须去给他们两个搞点吃的。他套上了自己的毛衣,围巾,和那件穿过很多年的驼色大衣捏着房卡小小声地溜出了酒店房间。




走在凄风苦雨的路上时他还是没忍住回忆起了他那次糟糕透顶的表白。




是的,他最终还是提起勇气准备和Mikele表白,赌上他下半辈子所有的勇气和男子气概。




Florent先是拽着Mikele聊了好半天的甜食来烘托气氛,随后自然而然的就提议要出去吃饭,Mikele几乎一秒钟就答应了。Florent之后火速冲回了家敞开衣柜钻进去就是一通乱扯,他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太过正式又太过随便,再试完几万件衣服之后他还是换回了第一件。然后捏着钥匙手机紧张兮兮出门。




而Mikele,Mikele看起来还是和他任何时候一样,又和他任何时候都不一样。穿着一件有绣花的宽大夹克,全身上下甜兮兮地抱着手机倚着墙靠在自助餐厅门口等他。Florent觉得自己脑子里轻飘飘的,只想冲上去紧紧地抓着Mikele的手,紧紧抱着他,紧紧抓着他的头发,狠狠地吻他。吻得严丝合缝,一丝不苟。




但他只能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忐忑不安地挪过去和他打招呼,然后和他保持一个属于朋友的友好距离进入餐厅。




在自助餐厅排队取菜的时候,两个人随便的聊着天。Florent自从近距离看到Mikele的脸之后就几乎习惯性的开始犯傻,倒不出词。




说点什么啊!Florent Mothe!你可是预支了你剩下半辈子的男子气概那么多啊!他胃里那只快撞死的鹿又开始垂死挣扎地扑腾。




“Mikele。”Florent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横竖反正就这么一刀了吧,他决定赌一把。




“嗯?”Mikele从眼前的那盘小蛋糕里抬起头,看着对面突然严肃地过分的大男孩,又后怕的加了一句,“你不要告诉我这蛋糕吃了会食物中毒哦???”




什么玩意???Florent也低头看了一眼已经被自己干掉半块的蛋糕,然后晃了晃脑袋,努力再次认真起来。“Mikele,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然后经过并不十分漫长的等待之后他得到了答复。




“我以为我们早就在一起了啊。”Mikele轻飘飘地说,然后又漫不经心地叉了一块蛋糕,一边放在嘴里嚼一边看着对面一脸懵逼的Florent。




“可是……可是我们完全没有表过白啊???”Florent满脑子浆糊。




“我在台上台下说过那么多次我爱你,你全忘了?”这让Mikele开始严肃了起来,他把两个人的蛋糕盘子推到一边,严肃地双手合十放在桌上眼睛开始和Florent对视。




“……你那难道是认真的吗?”Florent满脸见鬼。




“我当然是认真的啊,我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很严肃认真。”Mikele答。




“那你……撩那么多人???”Florent垂死挣扎。




“我是个意大利人。”Mikele继续答。




……这好像是一条难以反驳的话。Florent开始有那么一点点绝望了。




“那……我现在可以亲你吗?”Florent小心翼翼地说。




Mikele明晃晃地笑了,然后他倾过身子,把自己甜兮兮的嘴唇贴在了Florent黏糊糊的嘴唇上。Florent就此得到了一个充满奶油蛋糕味的,严丝合缝的,一丝不苟的吻。




这就是他所能回忆起的关于表白的所有糟心事儿。Florent一边想一边腾出手掏房卡。




等Florent再次带着所有的食物拉开酒店房间大门的时候,他得到了一个半坐在被子窝里,眼睛半睁半闭恍恍惚惚的男朋友。




“Flo……”Mikele哑着嗓子含含糊糊地喊。




“感冒没好就别这么坐着,你晚上还想不想演了?”Florent放下东西走过去,半坐在床上跟早上他还没醒时一样给他拽了拽被子。




“想。”他又黏黏糊糊地蹭过来,跟只小动物一样把睡得毛乎乎暖烘烘的脑袋往Florent怀里蹭,“我这次保证记得带包。”




“是,”Florent笑着回答,“在巴黎街头和人强行握手还遭拒,这种操作太令人尴尬了。”




“那你要不,忘记带个刀来陪我?”




“……不。”




“要尴尬大家一起尴尬嘛。一家人就是要齐齐整整。”




“……我拒绝。”




“来嘛——”




Florent Mothe先生最后忍无可忍地用一个吻封住了这个教唆他制造舞台事故的小恶魔的嘴。




但他还是喜欢他,不管他是混蛋也好,恶魔也好。




他都带着自己的整个轻飘飘的大脑和整颗沉甸甸的心脏,来爱他。








-Fin-




最后!


到底是哪个天使剪的!有人认领吗!剪B站AV号16115018的姑娘!我想夸夸她!非常想!